湖大世界之谜选修课-大学数学选修课

我是一个英语老师,我愿意和大家分享我的真实想法。最近浙大郑强教授的一句“外语耗竭了我们多少中国青年学生宝贵的时光”不仅讲座现场掌声雷动,更是引发国人热议。但似乎很少有人注意到,郑强教授随后说的话...

我是一个英语老师,我愿意和大家分享我的真实想法。最近浙大郑强教授的一句“外语耗竭了我们多少中国青年学生宝贵的时光”不仅讲座现场掌声雷动,更是引发国人热议。但似乎很少有人注意到,郑强教授随后说的话,“可以说没有外语就没有我的今天。”记得当年读初中时,高我两届的学长们中考外语成绩折半计入总分。再往前,据说英语是不计入总分的。待到我中考时,已经和语文数学一样,100分计入总成绩。目前,按照我们宁波的计算方法,语文数学150分,英语120分,科学180分(该门课相当于高中物理化学生物的集合体)计算总分。按照浙江省高考成绩计算方法,语文数学150分,英语150分。而且是按照考分计入成绩。剩余300分为学生选考三门课的成绩,但是采用的是赋分制。可见,目前外语的地位还是十分重要的。说这些实例,我只是想说一点,是否让外语在升学考试中占据重要地位是个错误?答案是否定的。正是因为我们的国家认识到学好外语的重要性,我们才会在人才培养的各个环节加入了对外语学习的要求。我们浙江很多人对杭州外国语学校心向神往,但很少有人记得,这批外国语学校当年是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关怀下才得以开办的。回到问题,把英语由目前的必修改为选修,我内心里是支持的,但觉得不可行。这关系到国家对人才的培养,也关系到教育的公平公正。有一点我们不得不承认,目前的高考制度是中国最提现公平公正的一件事情。它帮助了无数贫困家庭出来的孩子因此而改变了人生轨迹。所以,如果一开始外语就是选修,那对于那些落后地区的人而言,有多少寒门子弟有机会学习外语?一步落后步步落后,我们是否愿意看到社会两极分化的愈演愈烈?我不否认当前我们的外语教学很多时候都是在做无用功,但我们也不能因此而大喊把外语考试踢出高考这样明显情绪化的无知论调。我上面说我内心里也支持把外语变成选修课,那是因为我看到他们的确不想学习外语了。但是对这些学生而言,他们其他的功课也不想学,我们总不能把所有课程改成选修课吧?毕竟基础教育事关国家对人才的培养和国民素质的提升,不因壹废食才是正道。

我学的是数学、做的是数学应用,最喜欢微积分、代数,最头疼的是几何。

为什么呢?第一,数论的神秘。尽管数论理论性很强,看起来没什么用,繁琐且抽象,但它很吸引人。

1+1为什么不等于3或4呢?你会说这不是基本常识啊,是人都知道啊,何况大学生呢?

对,的确是基本常识,但你有没有思考过这个常识从何而来?

第二,数论的奇妙应用。数论有初等数论、解析数论、代数数论、几何数论、计算数论、超越数论、组合数论。

譬如,为什么计算机运算采用的是二进制啊?我们都知道自然底数e,初中数学老师教过我们用它来计算银行利率。

什么意思呢?e作为增长率极限意味它代表着效率最大化。

作为应用,取e的整数,结合其它因素,这样就有了计算机使用二进制的这个道理。

第三,我认为数论是体现了整个数学体系的基本原理,其意义在于规定并严格数学体系中的公理。

个人看法,恳请条友们指正。谢谢!

公共课是指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中任何专业或部分同类专业的考生都必须学习的课程。如《哲学》、《政治经济学》等。公共课虽然不一定同所学专业有直接联系,但它是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人才,为进一步学习提供方法论的不可缺少的课程。基础课是指某一专业的考生学习的基础理论、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的课程,其作用是为考生掌握专业知识、学习科学技术、发展有关能力打下坚实的基础。专业基础课是指同专业知识、技能直接联系的基础课程,它包括专业理论基础课和专业技术基础课。必修课是指某一专业必须学习掌握的课程。此类课程是保证培养专门人才的根本。选修课是指某一专业的考生根据自己的需要及受教育程序的限制,有选择地学习的课程。但这种选择是有限制的,即只能在专业考试计划规定的课程内选择。如汉语言文学专业的选修课只能在《普通逻辑》、《教育学》、《心理学》三门课中选一门。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

相关推荐